336个美式谜团

2022-03-23 05:15 齐鲁晚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基里洛夫17日表示,俄国防部从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工作人员处获取的文件表明,美国与其北约盟友在乌克兰境内开展了生物军事项目。俄方在乌克兰发现了30座相关生物实验室,俄国防部发布报告指认,美国向乌克兰境内生物实验室提供了2亿多美元资金,乌国防部中央卫生流行病管理局参加了美国的军事生物项目。这只是冰山一角,美国国防部以“合作减少生物安全风险”“加强全球公共卫生”等名义,在全球30个国家控制了336个生物实验室。

齐鲁晚报记者 赵恩霆 整理

多项研究计划被俄方披露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本月8日发表声明说,从一些乌克兰生物实验室雇员处获得的文件显示,2月24日俄罗斯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当天,那些实验室紧急销毁了瘟疫、炭疽、兔热病、霍乱及其他致命性疾病的病原体。

最早发布这一消息的是俄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他在本月6日表示,俄三防(防护核、化学、生物武器袭击)部队专家正在分析那些文件。按他的说法,紧急销毁这些危险病原体的指示由乌克兰卫生部下达,旨在避免乌克兰和美国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事实曝光。该公约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并要求销毁细菌(生物)和毒素武器。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9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可能对世界而言同样重要。我们希望能够讨论这些曾在乌克兰境内运转的机构以及它由美国专家实际操作的行动。全世界肯定想知道这些机构做过些什么。”扎哈罗娃当天也表示:“我们发现了你们(美国)的研发成果、你们的生物材料。这些材料在乌克兰主要为军事目的研发。”“美国国防部和总统办公厅有义务就美方在乌克兰的(生物)计划在近期正式对国际社会做出解释,”她说,“我们需要详细情况。全世界都在等着。”

科纳申科夫10日再次发布消息称,经过分析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相关文件,俄方发现美方计划于2022年在乌克兰开展鸟类、蝙蝠及爬行动物病原体研究,并逐步转入研究这些动物携带非洲猪瘟和炭疽病毒的可能性,实验目的是“为致命病毒病原体的隐蔽传播建立机制”。他指出,俄国防部近期将公布新一批从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工作人员处获取的文件,并将提供专家鉴定结果。

俄方披露了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一些研究计划,其中包括利用候鸟迁徙传染禽类病毒的“UP-4”计划,利用蝙蝠传播人类致病病原体的“R-781”计划,研究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和汉坦病毒的“UP-8”计划。俄方披露的证据显示,美国想通过试验候鸟迁徙和病毒传播之间的关系来获得释放生化武器的手段。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基里洛夫表示,经证实,140多个装有蝙蝠体外寄生虫的容器已从哈尔科夫生物实验室被转移至国外。

17年2亿美元支持46个设施

俄国防部7日公布题为《分析乌克兰境内美国军事生物活动》的报告,指认美国向乌克兰境内生物实验室提供了2亿多美元资金,乌国防部中央卫生流行病管理局参加了美国的军事生物项目。俄方说,在乌克兰发现了30座相关生物实验室。

根据美方自己公布的数据,美国在乌克兰有26个生物实验室,美国国防部拥有绝对控制权。乌克兰境内所有的危险病毒都必须存储在这些实验室,所有研究活动都由美方主导,未经美方许可任何信息不得公开。美国副国务卿纽兰8日承认,乌克兰有生物研究设施,美方正同乌方合作防止那些研究材料落入俄军手中。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10日表示,美情报部门不认为乌克兰正在研发生物武器。乌克兰国内存在约12个生物实验室,用于制定与生物相关的防御措施和从事公共卫生研究,而非研制进攻性生物武器。美国“正在”或“至少曾经”向上述实验室提供过协助,目的是在生物层面确保相关研究的安全性。

美国国防部11日发表情况说明书称,美国“减少生物威胁计划”是该国“减少威胁合作计划”的一部分。自2005年与乌克兰卫生部签署协议以来,已在乌克兰投入2亿美元支持46个实验室、卫生设施和诊断站点。

美国国防部“减少威胁合作计划”负责人波普在接受《原子科学家公报》网站采访时称,乌克兰实验室目前没有制造生物武器的能力。但他也表示,一些实验室可能保存苏联留下的危险病原体,如果这些设施因冲突而受损,病原体泄漏的风险将会增加。

曾供职于英国《卫报》的美国独立记者格林沃尔德9日撰文质疑,乌克兰生物实验室里究竟有些什么,让人觉得如此担忧和危险?乌克兰并非生物研究的先进大国,其在开发这些危险物质方面是否得到了其他国家的援助?美国提供的援助是否真如纽兰所说,仅限于“同乌方合作,防止那些‘研究材料’落入俄军手中”,还是美国的援助已扩展到建造和发展这些“生物研究设施”?如果这些生物实验室旨在研究癌症疗法或针对病原体的安全措施,那为何在纽兰看来它们与生化武器计划有关系?

生物样本被转移至第三国

基里洛夫17日再次在吹风会上表示,俄方认为乌克兰境内曾开展过生物武器部件研制。他在会上展示了一份日期为2015年3月6日的文件,文件上有相关人士签名及几个组织的印章,可证明美方直接参与资助了乌克兰境内的生物军事项目。

基里洛夫说,美方为乌国防部位于基辅、敖德萨、利沃夫和哈尔科夫的多个实验室提供了3200万美元资金。相关实验室被选定执行“UP-8”计划,即研究汉坦病毒、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和钩端螺旋体病的病原体。研究它们是因为这些病原体在俄乌境内有自然分布,使用这些病原体可被掩饰为疾病自然暴发。

基里洛夫说,位于哈尔科夫的一家实验室与位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相关研究中心共同参与了对蝙蝠向人类传播疾病途径的研究。美方对这一项目的资助为160万美元,其中多数资金去向为乌克兰。

俄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17日表示,作为美方项目的一部分,乌克兰哈尔科夫兽医研究所研究了可作为高致病性禽流感载体的野生鸟类,并评估了使疾病传播过程变得无法控制、造成经济损失并引发粮食安全风险的条件。

基里洛夫当天在会上还列举了其他多个项目,他表示美方这类研究具有系统性并持续多年,在实施上述项目的过程中,分离出了包括冠状病毒在内的6个病毒科和鼠疫、布鲁氏菌病、钩端螺旋体病的病原体。这些病原体具有耐药性,能快速从动物向人传播。

基里洛夫说,多个文件显示,在乌克兰境内遴选出的生物样本已被转移至德国、英国和格鲁吉亚等第三国。俄方曾多次呼吁公开美方在第三国境内的生物军事活动,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始终拒绝。俄方将继续研究相关证据,并向国际社会通报美方在乌克兰境内的非法活动。

在乌实验室只是冰山一角

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军事活动只是冰山一角。俄外长拉夫罗夫15日说,除了在乌克兰的30多个生物实验室外,还有“数百个这样的实验室”得到美国支持。据统计,美国国防部以“合作减少生物安全风险”“加强全球公共卫生”等名义,在全球30个国家控制了336个生物实验室。

去年9月,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韩国团体将驻韩美军的生化实验室和美国境内的德特里克堡基地告上法庭,称德特里克堡曾15次向驻韩美军生化实验室发送可作为生化武器的炭疽病菌。美国《1989年生物武器反恐法案》起草者、伊利诺伊大学教授博伊尔说,美国设在境内外的数百个实验室中,约有1.3万名科学家致力于研发对疫苗有抗性、对人体有攻击性的新菌株。

从地点上看,美国海外新增生物实验室大多设在亚洲和非洲,包括一些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俄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局长波波娃曾表示,世界暴发新流行病的中亚地区分布图,与美国国防部布局的海外生物实验室分布高度吻合。而在美国境内,疑点重重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被美国媒体称为“美国政府进行最黑暗实验的中心”。该基地曾发生多起安全事故,并一度在2019年7月被关停。

德特里克堡基地历史上是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的中心,美国历史学家杰弗里·凯去年9月接受采访时说,美国中央情报局近年来公布的文件“实锤”了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曾使用生物武器。“德特里克堡过去曾是、现在仍是美国生物战的研究中心。”美国1975年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后,仍在该基地继续研制和贮存生物战剂,过去20多年来一直反对建立多边核查机制,拒绝接受对其境内外生物设施的核查。

土耳其医学生物学和遗传学专家、马尔马拉大学和于斯屈达尔大学学者乌卢詹说,美国应该将其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公之于众,在实验室里进行的研究也应保持公开。这些实验室应由一个相关国家科学家特别是第三方科学家参与的团队,分步骤、谨慎安全地清空。实验室的病原体必须以某种方式灭活,至少应将它们对环境和生态系统的威胁降到最低限度。“假如真出现泄漏,秘密进行的研究失控,结果可能会是灾难性的。”

(资料来源:新华社)